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写景散文 >

温馨的家园,山清水秀的村庄

时间:2016-04-28 11:45来源: 作者:梦断 点击:
柳条村位于八虎山脚下,那里风景秀丽,民风淳朴,一条清澈的小河从八虎山的脚下流过。每当春暖花开时,八虎山上绿树成荫,各种绚丽的花朵开遍山野,从半山腰蔓延到山脚下的果树园,桃花,梨花争芳斗艳,成了蝴蝶的天地。美丽的蝴蝶在粉白的舞台上跳着优美的舞姿。他们一会儿在空中飞舞,一会儿静静地停留在果树花上。给小山村增添了不少乐趣。
  
  当年被我父亲保住的小广场,一棵棵垂柳已经长到碗口那样粗了,小广场卫生整洁,花红柳绿,环境优美,村民们自发组织了清洁队,轮班打扫小广场和公路两旁居民倾倒的垃圾。每当夕阳西下,广场上人山人海,有一队老年人跳广场舞的,随着优美的旋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伸展着优美的舞姿,好像自己也已经年轻了许多。小年轻的,有踢键子的,有坐在凉亭里按手机的,劳累了一天,也换换心情,看着天边的红霞,吹着向晚的微风,还有天边归巢的鸟儿与乡村的人一起汇成了一幅自然,和谐,美丽的田园风景画。
  
  如今的柳条村富裕了,道路宽阔了,家家都接上了自来水,村民们脸上洋溢着微笑。可最近村民们再也笑不起来了,村民们处在一片惶恐之中。原来是:最近山村里经常有丢鸡鸭鹅的案件发生。人们再也不敢睡个安稳觉了。每个人都睁大了一双双警觉的眼睛,自发的组织了村庄安保小队。每日守候在广场上,广场是进入柳条村的必经之路。
  
  今日在广场上值班的是杨叔和刘叔,刘叔是村长,跟我父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当年修公路刘村长也出了不少力。两个人坐在凉亭里抽着烟,聊着今年苞米的长势,看着长势喜人的田地,今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笑着,笑着,杨叔脸上的笑容收住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村口的方向,只见从村口那边走来了几个人,对着刘村长说道:“这几天,村子里总有陌生人出现呢?”
  
  “可不是咋的,这帮人是干啥的呢?”刘村长也若有所思的嘟囔着。
  
  “会不会是村里谁家来的亲戚啊!”杨叔突然说了一句。
  
  “不太像,咱们村里这些人,我谁不认识,就是谁家经常来的亲戚我差不多都认识呢!”刘村长胸有成竹的说着。
  
  “这帮人来我们村干什么呢!不会是...”杨叔抽着旱烟,使劲的地吸了一口说道。
  
  只见这群人,已经走进了广场,每个人的手里拎着个大布袋里,沉甸甸的,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这些人的打扮也与众不同,女的散着披肩的长发,还焗成了像枯草一样的黄。穿着一件快要露臀的小短裤,扭动着肥胖的身体向这边走来。男的也留着怪异的发型,这些人怎么看,也不像农村人。
  
  “老刘,你看,村口那又来了一伙人。”老杨手指着村口的方向说道。
  
  “唉,真奇怪了,这一伙一伙都是干什么的。”刘村长再也坐不住了。这会广场上又聚集了几位村民,大家议论纷纷,这些人的来历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不成,我得跟着他们,一定要弄清这些人是干什么的。”说话的是村里的李大嫂,李大嫂可是个热心人,大大咧咧了,说话大嗓门,长的五大三粗的,胖胖的脸上,一笑起来眼睛就咪成了一条缝。她是我们村里的调解员,谁家两口子吵架了,婆媳不合了,李大嫂出面一调解,都会烟消云散。
  
  李大嫂扭动着胖胖的身体,跟着这些人的身后进入了村子里,转眼没了踪影。
  
  不一会儿,李大嫂气喘嘘嘘的跑回到广场,对广场上焦急等待的人们说:“我看清楚了,这伙人走到村子深处,进入了山脚下的一户农家。”
  
  “进谁家了,你到是快说啊!这个村里谁家咱不认识。”人群中一个女人焦急的问道。
  
  “就是山脚下那户新搬来的。”山脚下的这户人家刚刚搬来不久,村民对他们家的情况都不熟悉,这家人很少跟村民们接触。两口子有四十来岁,男的姓姜,带着一副眼镜,很斯文的样子,身材矮胖,皮肤很白皙,一看就没干活农活。女的长的也很漂亮,身上穿的衣服都很时髦。有一个女儿正在上大学,也不用他们操心。听人说:他俩在城里干什么工程,亏了本,城里的房子都买了也没够抵债的,他俩是为了躲债才来到我们村的。
  
  “真整不明白这些城里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多好,总想着挣大钱,最后是陪了夫人,又折兵。”人群里王奶奶接过话茬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些人是来追债的,还是......”李大嫂说着,扭动着胖胖的身体又向村子里跑去。
  
  “他大嫂,你跑啥啊!”王奶奶紧跟着追了过来。
  
  “这些人要真是来讨债的,他们还不得干起来啊!他俩住在我们村,就是我们的村民,我们要保护他们的安全不是。”李大嫂别看身体胖,行动却挺灵活,一边小跑,一边回说道。
  
  “他大嫂,你等等我,我也跟你去看看。”王奶奶紧跟在后面。其实王奶奶刚五十出头,身子板硬朗,干起农活样样行。之所以管她叫王奶奶是因为她家的孙子,孙女都七,八岁了,生活幸福,儿孙承欢膝下,如今儿子当家,她也是吃饭不管事,悠闲自得的当起了奶奶。
  
  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路小跑看到山脚下的那户人家。她俩站在高高的院墙外,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听到屋里面一阵吵吵嚷嚷,十分激动的样子,还有噼里啪啦翻找东西的声音。
  
  “不好,打起来了,没钱还债这是要拉东西啊!”李大嫂给王奶奶递了个眼神,俩人转身又跑回到广场上。俩人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刘村...长,你去...去看看..打起来了...”李大嫂捂着肚子,猫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不管这些人是干啥的,来路不明,还是先报110。”刘村长掏出电话报了警。一会儿功夫一辆警车呼啸着驶进了柳条村,李大嫂跟民警说明了情况,带领民警来到山脚下的那户人家。大家围观看热闹的都跟了过来。
  
  带头的瘦高个民警一挥手,带领几名警员砸开了大门,堵住了房子的个个出口,瘦高个民警带邻两名警员推门而入。大门外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都在等待着事情的结果。
  
  大约有半个小时的功夫,民警把屋里这些人都带到了院子里,按顺序站好了队,打头的就是这户人家的主人,那个姓姜的男人,脸上淌着汗,流露出一副十分不屑的表情。此时院子里嘘嘘嚷嚷,人头攒动,这些人的表情各异,有耷拉着脑袋想心事的,有故做镇静,眼角流露出不满的,还有瞪着眼睛看着围观群众的。
  
  不一会又来了一辆警车,这些人都被民警带上了警车,呼啸着驶出了村子。
  
  “原来,这伙人是诈骗分子......”
  
  最近在别的县城已经发生了多起案例,他们拿着假的金饰品,骗取村民钱财,听说他们还有一种迷药,叫什么“听话水”,只要你闻到这种香水的味道,就乖乖的掏钱买他们的假黄金。有多少人手里没有钱,去借钱,也买了他们的假黄金。这伙人害人不浅啊!有多少无辜的人上当受骗,又有多少人拿出了一生的积蓄。
  
  村民们一阵阵后怕,每个人都迈着沉重的脚步向自己家的方向走去。透蓝的天空,悠闲自在的白云,满山遍野的鲜花,空气中弥漫的浓浓的花香,他们也没有心思去欣赏了。每个人心里沉甸甸的,好在村民防范意识强,没让骗子有了可乘之机,不然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
  
  傍晚,夕阳的余晖穿透树林,天边映照着灿烂的晚霞,袅袅炊烟飘荡在村庄的上空,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饭香。小山村一片祥和而温馨的景象。广场上聚集了很多来锻炼的村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这几天柳条村的人们又高兴不起来了,聚集在广场上的村民都在议论着,村子里半夜总是一阵阵狗叫,还有“嘟嘟”的骑摩托车的声音。奇怪的是第二天总会有村民丢了鸡鸭和大牲口的,柳条村昔日的安宁被打破了,村民们晚上再也不敢睡个踏实觉了,家里有鸡鸭的该卖的卖,该杀的杀,也总比被人偷了好。
  
  这天中午,刚刚吃完了中午饭,人们都去睡午觉了。“收鸡鸭鹅喽......”一声沉闷的吆喝声打破了小山村的寂静,一个骑着摩托车收鸡鸭的年轻男子走进了村子,一声接一声的吆喝着,成了村子里及不协调的音符。不一会功夫,村子里又传来了一阵吵闹声,被惊醒的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一看究竟,是村子里老实巴交的牛大爷揪着收鸡鸭年轻人的脖领子,扭打在一起。牛大爷见有村民围了过来说道:“天气太热,我没睡着觉,合计着到广场来溜达溜达,你说怎的,我看见这小子车子放到广场上,正在河边抓鸭子,让我逮了个正着。”
  
  村民们气愤不已,年纪轻轻的,干点啥不好,非要去偷。
  
  这时过来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他是失主,气得怒目圆睁,伸手就要打收鸡鸭的人,嘴里说着:“你小子,敢偷我家的鸡鸭,今天非得让你长长记性不可。”说着就要动手。
  
  收鸡鸭的年轻人抱着头蹲在地上“唉呀妈啊!饶命啊!下次不敢了。”牛大爷马上展开双臂挡了回去“对付这种人,得让法律制裁他们。”
  
  这小子经常来村里收鸡鸭,穿的虽说脏了点,可人瞅着挺老实的,收鸡鸭也不缺斤少两,大家对他的印象都还不错,这些天的鸡鸭也都卖给他了,原来他是不怀好意啊!窥视着村民的财产。
  
  不一会儿,一辆警车呼啸着来到了广场前,下来两名警察,那个收鸡鸭的人蔫了,被警察戴上手铐,灰溜溜地上了警车。大家松了一口气,对牛大爷赞不绝口,牛大爷功不可没,为村民除了个祸害。
  
  偷鸡鸭的人被抓后,村子里再也没有丢鸡鸭的情况发生。刘条村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村庄的治安要靠大家啊!
  
  温馨的家园,山清水秀的村庄,勤劳又朴实的村民,宽广的马路,深蓝的天空,悠闲的白云,袅袅的炊烟,一切都是人们微笑的理由。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