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怀旧 > 百味人生 >

坚守

时间:2016-04-29 19:29来源: 作者:王金俊 点击:

说到坚守,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陆游,一个终身坚守的南宋诗人。

宋室的江山,以陷风雨飘摇之地。年少时就以体会丧国之痛的他,更加坚定了心中愤然为国的信念。这一年,他29岁。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上苍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年少气盛的陆游,心中那一腔悲愤激昂,如山洪般爆发,他要雪国耻,救民生,整社稷……然而,这一番大志,却因奸臣当道,终究还是幻影。

同僚对他不冷不热,称他“不拘礼法,恃酒颓放。”他也不在意,反而自号“放翁”,他就是要放得开,放得起,放得下。放手一搏,重兴高祖之业。为此,他还吟啸一诗:“飞霜掠面寒压指,一寸丹心唯报国。”

历史是在不断地谱写,不断地重演的。当一个王朝气数将尽,任凭臣子怎样悲愤,都不会又扭转乾坤的可能。不久后,他就被谪贬,而就在这样的形势下,他仍没有放弃自己的丹心。就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仍拖着病体,挥毫书下“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戌轮台。”一片赤诚,天地可鉴。就连在临终之时,也不忘山河破碎,他的遗作,更是让人不觉潸然。“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的一生,不仅是在为国而坚守。

我眼中的陆游,不仅重义,也重情。三月的早春,莺歌燕舞,彩蝶翩飞,沈园更是一派醉人景象。在他的身边的,是他珍爱的知己——唐婉。他们一起赏春游园,惬意至极。那时的陆游,还不知什么叫“命运多舛”,应邀去福州后,他与唐婉从此缘分已尽。可怜唐婉无端生嫌隙,陆母再三要他休妻。无奈,两人只得从此拆开。可是,他还是忘不了她。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悒鲛绡透。”十年了,沈园依旧为改,只是站在你身边的,已不是我了。这十年之后的邂逅,让他肝胆欲裂。十年的书剑飘零,四处辗转,他身心疲惫,却还记着她。此时的酸楚,全然化作断肠泪。他见到了她,可是她却以为人妇,无奈之下,只有送来一杯薄酒。他赋诗一首,诉说对她的思念。“莫!莫!莫!”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此后,他常游沈园,只为去寻一段记忆。直到人生尽头,仍旧地重游,不忘旧情。“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梦太匆匆。”陆游的情谊,延续了一生。

不能忘记,陆游一声无悔的坚守,他为国、为情,无愧于人,无愧于心。也许,只有在他的身上,坚守才能从亘古走向永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王金俊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4-22 08:04 最后登录:2016-12-09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