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怀旧 > 青春懵懂 >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时间:2016-04-27 13:40来源: 作者:梦断 点击:
夏咻
  
  【Chapter1】
  
  结束值日,从教学楼楼梯转弯处,绕过教学楼的一侧,韩昕宁一如往常地维持以前的状态,以缓慢的步行速度,来到距校门不远的喷泉前。
  
  身后传来人的脚步声,还有‘啪啪-啪啪’篮球落地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生,还是个爱打篮球的男生…
  
  韩昕宁上半身扭转90度、目光好奇地朝五六步开外打量过去。
  
  果然是身着全套篮球背心运动裤的男生,校服和书包随意的搭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漫不经心地一下…一下拍打篮球。
  
  男生似乎是察觉有人在看他,他那双原本清澈而清冷的眼睛,此刻茫然地抬起,看向同样此时木化的女生。
  
  原本模糊的脸突然转变成一张熟悉的俊脸,韩昕宁心里一颤,吓得不轻。
  
  原来,是季源啊。
  
  浓密的眉毛,小麦般的肤,清澈的眼神里总有那么一丝清冷,墨色的碎发飘在额前,有意无意的挡住他的视线,让人总是迷茫他这样的人到底有个怎样的灵魂。
  
  韩昕宁发呆的瞬间,男生走到她的身旁,冷冷淡淡的来了句“我是鬼吗?”,就三步并两步的离开了。
  
  待韩昕宁回过神来,满脑子都是男生对她说的那句话“我是鬼吗?我是鬼吗!…我是鬼吗!?”她恐慌的立即转身喊了句“没有”。
  
  只是,校园小道上男生削弱的背影已经越来越小了,回应女生的只有风吹叶子,叶子与叶子间的摩擦声。
  
  望着那渐行渐远小得只有针尖大小的背影又傻傻愣了一会儿,韩昕宁才继续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季源,要到什么时候,我和你才能有段完整的对白!
  
  你注定是我最美的梦!
  
  【Chapter2】
  
  韩昕宁暗恋季源三年了吧,从第一眼开始季源就在韩昕宁心里扎根了。
  
  回忆像电影胶片咔吱咔吱倒回相识的第一天。
  
  韩昕宁与季源的初识,就像是场戏,一场充满戏剧色彩的木偶戏。
  
  “哎,昕宁,你懂不懂啊,大校花晨希和三A班的一个学长在一起了,还有付娇暗恋一C吧的班长…还有……”八婆转世的林艺颜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
  
  一旁昏昏欲睡的女生多亏用手撑着下巴,不然估摸着女生清秀的脸孔早就和课桌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喂!韩昕宁,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林艺颜一掌拍向昕宁瘦弱的背。
  
  因为强烈的冲击,女生的额头与课桌亲密接吻,吃痛的摸了几下受伤的额头“所以呢?”
  
  变脸似翻书,瞬间从暴脾气变成林黛玉,“你说别人怎么就能找到自己喜欢,或者喜欢自己的,再或者互相都喜欢的…我们怎么就找不到……”
  
  “切,谁说我没有!?”从桌肚里拿出英语书翻了个白眼。。
  
  从韩昕宁手里拿过英语书做贼心虚的挡住两人的脸,随后满脸八卦样的细语,“谁,是谁啊?”
  
  “就……那个。”透过书下微弱的光线随手指向走廊上一个削弱的背影。
  
  后来韩昕宁才知道,那个削弱的背影是属于一个叫季源的。
  
  没错,就是一A班的季源。
  
  理科天才,稳坐年纪第一的记录保持者。同时,又是学校出了名的“万年冰山大扑克”,虽有一张俊美的似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却总是不苟言笑,貌似除了学业其他都与他无关。
  
  就那一眼,辛德瑞拉的春天来了。
  
  【Chapter3】
  
  清晨醒来,迷迷糊糊睁开微累的眼,透过卧室内的玻璃窗,窗外有着与季节不符的昏暗,心情也被天气带动。
  
  穿着皱巴巴的冬季校服,嘴里叼着长达十几厘米的油条,油香味在鼻尖肆意挥散,清秀的脸上,最突兀的,就属那两个显而易见的熊猫眼。
  
  韩昕宁木然的撑着伞,慢慢的向学校的方向走去,路上的行人个个行色匆匆,汽车驶过的地方,溅起大滩水花,没有人注意到狼狈不堪的她。
  
  “你知不知道,季源和安薇在一起了。”
  
  “什么?不会吧?”
  
  “真的!”
  
  “他们真的很搭啊,男的帅女的漂亮,又是一个班,难免情不自禁呀。”
  
  季源,安薇,在一起。
  
  昨天,浑浑噩噩;
  
  现在,释然了吧。
  
  最爱的季源,只愿你幸福就好!
  
  对不起,请原谅我,没有开始就选择放弃。
  
  嘲讽的笑意,布满全脸,还真的是印证了那句至理名言‘爱一个人,就请给他自由。’
  
  【Chapter4】
  
  放课后,下起了一阵细雨,地面湿漉漉地反射着陆离昏暗的灯光。
  
  韩昕宁一个人踩着积水往校门外走,远远望见一辆161路正缓缓向公交站台驶去。
  
  拔腿一路狂奔。
  
  在离车站只差数米的地方,犹豫地停住了脚步。
  
  孤身一人在站台,不是季源又能是谁?
  
  微橙路灯下,男生的身影略显清冷。
  
  “你过得好吗,季源?”内心独白,在心里荡起涟漪。
  
  浑浑噩噩的几日,就像是几个世纪。
  
  避开正面接触,不去听任何关于男生的消息,整个人都是从未有过的空虚。
  
  放弃,不舍;不舍,放弃……
  
  人,果真是最大的矛盾体。
  
  情不自禁迈动步伐,来到男生身旁。
  
  橙色路灯的照射下,一长一短的影子,或许,会给这清冷的雨夜添上些许温暖。
  
  “好久不见。”
  
  简短却温暖的问候,久违的声音,白色的雾气喷洒在女生的耳畔,有着专属季源的清新薄荷味。
  
  想这样,一直一直,站在你的身旁。
  
  可,午夜十二点的钟声终会响起,再美的魔法也会化作泡沫,王子和辛德瑞拉注定没有结局。
  
  “噗。”161路开门声打破了原先的宁静。
  
  韩昕宁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161路,身后的男生勾起唇角,紧随女生的步伐。
  
  不知什么原因,公交上就只有两位乘客——韩昕宁和季源。
  
  车内,除了司机偶尔按几下喇叭,咒骂一下阻塞的交通,其余大多数的时候,剩下的,只有安静,安静,还是安静。
  
  看着窗外,炫丽的灯火,在黑夜形成一个美丽的弧线。
  
  季源的声音率先打破安静的氛围,“韩昕宁,你是不是喜欢我?”
  
  “啊?”韩昕宁睁大双眼,有点木讷的看向神情淡然的男生,但眼神中那一丝不一样的色彩,我可以,认为是……期待吗?
  
  “在一起吧!”
  
  “啊?”
  
  在一起,今天是愚人节吗?季源,不要逗我,我会当真。
  
  很认真的看向女生,眼里布满真挚的情感,“我说,我们在一起吧!”
  
  “啊?”
  
  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如果,是梦,我愿意不再醒来。
  
  “你是不是白痴啊?”
  
  “啊哈?”
  
  “那到底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没有戏谑的语调。
  
  “要!”
  
  第一次那么长的对白;
  
  第一次那么久的独处;
  
  第一次说出藏在心中多年的爱恋;
  
  “季源,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谁说王子和辛德瑞拉没有结局,魔法带走的只是水晶鞋,留下的仍是高贵的公主。
  
  【Chapter5】
  
  低调的人,也会有高调的爱。
  
  “A班的季源和B班的韩昕宁,在一起了。”在全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迅速扩散,以至连厕所也成了八卦的发掘地。
  
  中午,暖暖的阳光,透过B班教室的窗户,直射在依偎在一起的身影上。
  
  指着女生做错的题目,犯了个白眼,“喂,你怎么那么笨啊,韩昕宁。”
  
  女生的脑袋吃了一记毛栗,韩昕宁摸着吃痛的脑袋,“啊?”
  
  “这么简单的题目,怎么又错啊?”
  
  女生小声低估“又凶我。”
  
  韩昕宁心里有一计,在打着拨浪鼓,抬起头,与男生的目光对视。
  
  “你这么盯着我看什么啊?”虽然语气满是疑惑,但男生眼眸的色调依旧淡然。
  
  女生将隐藏微笑隐藏起来,瞳孔,有着说不出来的严肃。
  
  “季源啊,有没有人告诉过你……”
  
  “什么?”
  
  “你很漂亮。”
  
  “啊?”男生略显茫然。
  
  用漂亮形容男生显得很不专业,但是却成功让男生的脸上附上一席嫣红。
  
  韩昕宁嗤笑看着红了脸的男生,一比一平,你打我脑袋说我笨,我让你难为情下,互不亏欠。
  
  【Chapter6】
  
  十八岁的天空,本该,是碧蓝的。
  
  幸福的时光,或许,本该就是短暂的。
  
  秋夜的街景变成昏暗的色调,光线被扭曲在漫天的尘埃里,混沌不清…行走在喧嚣的人行横道上,心好像要被撕裂了。
  
  想起今天晚上,我用这般苦涩的微笑,对你说出这样的话…
  
  “喂,季源,”
  
  “嗯?”
  
  “以后,我们会分手吗?”
  
  “什么?”
  
  沉默,声音被黑暗吞噬了数秒。
  
  “…”
  
  “我们…分手吧。”
  
  时间空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什么声息都没有了,静的让人有一丝毛骨悚然。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略带疑惑的语气迎面而来,他的脸有丝僵硬,面部线条很绷紧。
  
  “我们在一起,你很辛苦吧?”
  
  “正因为我们前进的方向不同,所以即便你停下来等我,我也无法与你并肩同行。你这样徒劳的牺牲,也只会让我觉得自己是累赘,是你的负担。”
  
  “现在,我想放开你的手,我要试着在没你的世界里独自行走,季源。”
  
  “不!”男生拉着女生的手无力反驳着。
  
  “以前,我总是围绕你生活,现在我也真的累,就让我先放手,季源说‘再见’,好不好?”
  
  韩昕宁,黑夜里,亮晶晶的眼眶,是泪水?还是什么?
  
  “你真的不会后悔?”男生低垂眼睑、低沉哽咽。
  
  如果勉强和你一起,那也注定是互相折磨。
  
  “就这样,再见,季源。”
  
  一切归零。
  
  就让王子和辛德瑞拉的记忆,随魔法一起消失。
  
  这样,或许,就不会那么痛了。
  
  【Chapter7】
  
  “那个,韩昕宁啊,老班让你去一下办公室。”班长站在教室门口冲着里面大喊一声。
  
  “好。”韩昕宁停止玩弄圆珠笔的手,兴致不高的站起身,敷衍回应。
  
  去办公室必定需要经过A班,在那之前,这是韩昕宁最喜欢的一条走廊,可是现在她一点也不想走那儿,但这也只能是她隐藏在心里的想法。
  
  她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往A班里面看,可是心中仅存的侥幸出卖了自己的本就薄弱的理智——季源,微笑地,和安薇看着一本书。
  
  如此刺眼的画面,嫉妒,自卑,痛心,密密的织成一张网,深深的缚住了她。
  
  看来,是我多想了。
  
  分手,对你而言,没有伤害。
  
  一路,听着心碎的声音,来到老师办公室。
  
  “韩昕宁同学,以你现在的状态,想要考上大学,是很不容易的。”
  
  A班的季源和安薇,真的好配哦!八卦的声音时时在耳边回荡。
  
  “你父母说希望你去留学,你是怎么想的?”
  
  季源在对安薇笑,那个原本属于她的笑,现在却属于其他女生。
  
  “韩昕宁,韩昕宁……?”
  
  “啊。”
  
  “你怎么想的?”老师不厌其烦地有重复了一遍。
  
  “我……”
  
  离开,或许是遗忘记忆最好的办法。
  
  “老师,我要去留学。”
  
  “恩。”
  
  藏匿心底‘我离开后,请你一定一定要幸福。’的愿望。
  
  【Chapter8】
  
  韩昕宁站在登机口,拿出手机,犹豫的在文字输入键和删除键之间徘徊,最终停留在‘高考,加油’——发送成功,关机,拨出手机卡,丢进最近的垃圾桶内,动作如云流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的成分。切断与所有人的联系,这次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来到美国的女生,貌似比在中国时颇受欢迎,外国的男生都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女生充满兴趣。
  
  独自在图书馆自习也不得安宁,在桌子对面坐着的男生盯着韩昕宁好久,好久。
  
  女生装作没察觉,坚持不回应这个‘炙热的眼神’。
  
  男生下定决心,走向韩昕宁,开口搭讪:“韩昕宁,我喜欢你。”
  
  女生只是抬头微笑的冲着男生笑笑,又继续看起书。
  
  对方不甘心地又重复了一边“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韩昕宁见无视无效,只好放下书,勉强挤出一个算得上是笑的微笑,双手交叠放在书上。
  
  对方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精神倍增,“同意吗?”
  
  “对不起。”
  
  对方沮丧的垂下眼睑,韩昕宁温柔地继续说。
  
  “如果,我们早点遇见的话,或许,我会爱上你的。”
  
  我会喜欢上你,完全没有这个可能性。
  
  “我在中国已经有男朋友了,我们感情很好。”
  
  为了摆脱你的纠缠,我还要编出脱离现实的谎言。
  
  “你是个好男生,会找到比我更好的女生,抱歉。”
  
  又一次没有破绽的表演,完美谢幕。韩昕宁装作抱歉惋惜的离开座位,转身走出图书馆大门,缄默地数着步伐。
  
  “一。”
  
  “二。”
  
  “三。”
  
  身后传来男生诚恳的声音:“以后还是朋友吧?”
  
  “恩。”
  
  来到美国,升入大学,没有你的生活,失去了动力,对一切都没有兴趣了。
  
  ……
  
  随着时间的推移,韩昕宁发现可以分开,却无法忘怀对方。
  
  【Chapter9】
  
  美国时间凌晨两点四十二分,手机反复播放着BrunoMars的那首Justthewayyouare。
  
  “喂。”
  
  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林艺颜暴跳声“韩昕宁,你在干嘛啊?泡金发帅哥吗?接电话慢死了。”
  
  林艺颜三年过去了,你还是依旧那样的暴脾气,看来你又一次的忘记我们间的时差了。
  
  “现在几点啊?”
  
  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晚上七点缺几分钟吧。”
  
  布满血丝的睡眼微睁,但仍能看到韩昕宁眼中闪烁的那眸笑意。“我是美国时间啊。”
  
  “我这是在提醒你,你该回国了吧。”
  
  是啊,三年,1,095天,26,280小时,1,576,800分钟,94,608,000秒,已经离开那么久了。
  
  见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回应,林艺颜轻轻地问了句“你…还好吗?”
  
  韩昕宁心中的伤,只有林艺颜能懂。
  
  “很好啊,说吧,今天找我的正事。”
  
  “下周,学校举办建校60年校庆,一定要回校啊。”林艺颜在电话那头大声嚷嚷,“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没时间,教授不批假,去年班级聚会你不来,这次不可以说不,非来不可,就这样,再见!”
  
  不再听韩昕宁的回答,自顾自地断了电话,‘嘟嘟嘟嘟嘟……’。
  
  睡意全无的韩昕宁,来到窗边,米色的纱制窗帘在微风中徐徐飘动,望着漫天星辰,思绪浮上心头,时光老人会不会回转?
  
  【Chapter10】
  
  望向圣樱高中的校门,三年了,第一次重返故里,心中不知是该欣喜还是该惆怅?
  
  大老远看着林艺颜激动地直挥手,虽听不清她在讲什么,但依稀能看清她一张一合的嘴巴形成的形状——我在这里,快点过来,昕宁。
  
  韩昕宁也用夸张的嘴型回复着——知道了。同时,在不知不觉中加快行走的步伐。
  
  林艺颜拉起韩昕宁的手奔向去学校礼堂的路上,高跟鞋敲击在阳光肆意铺洒的路面,‘嗒嗒嗒嗒……’,一路上的男生女生纷纷侧目看着奔跑着的她们。
  
  到了礼堂门口,穿过喧嚣的人群,停下,入座,没有想到的是,与礼堂外截然不同,礼堂内是如此安静。
  
  韩昕宁的手刚伸向因为奔跑而酸胀的小腿,准备按揉,熟悉的声音却打破原先的思路,脑子一片空白。
  
  世界上一定有注定相遇的命运存在。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11年的毕业生原A班的季源,很荣幸……”
  
  季源!韩昕宁猛的抬起头,看向讲台上正在做演讲的男生,白色的衬衫配着黑色的领带,原本墨色的头发在灯光照射下泛着亚麻色的光泽,充满着男性的魅力。
  
  “曾经的我,也像你们年轻过,叛逆过,疯狂过……”
  
  再也听不下去的韩昕宁,猛的站起来。
  
  轻握住韩昕宁的手,一股凉意传上林艺颜的指尖“昕宁,没事儿吧?”
  
  面色苍白却又强忍着心被撕裂的感觉,回以林艺颜一个惨淡无力的笑,转身向礼堂外走去。
  
  礼堂四周的扩音器又响起男生低沉的声音,“韩昕宁!”
  
  观众席上的学生面面相觑,发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身体向前一怔,迈出的脚步悬在半空。
  
  许久,扩音器再次传来男生略带疲惫的声音,“再见!”
  
  为什么逃离了那么久,心还是会那么痛?
  
  为什么腿像注了水银,迈不出去?
  
  泪水布满整张脸,原本苍白的脸现在更是附上死灰般的色彩。
  
  迈着虚浮不定的步伐在议论声和注视礼中奔向礼堂外。
  
  “嘭!”在撞击下,韩昕宁摔在地上。
  
  一个娇小的女生迅速从地上爬起,拍拍身上的灰尘,向着一个背影高瘦的男生追去,同时还不忘回头向摔在地上的韩昕宁道歉。
  
  “萧樊,不要跑了。”
  
  “都要毕业了,你到底什么时候答应和我在一起啊?”
  
  “萧樊,等等我。”
  
  “萧樊……”
  
  声音随风飘逝,渐行渐远。
  
  眼里冒金星的韩昕宁好像在这个小女生身上,看到当初年少轻狂的自己。
  
  十四岁,第一次因为一个玩笑,在无意中扯上你。
  
  十五岁,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的姓名、年纪、班级…从此开始了一段暗恋生涯。
  
  十六岁,辛德瑞拉,午夜十二点,魔法丧失之际,一切回复原样,放弃,结束暗恋吧。
  
  十七岁,因为你一句简单的“好久不见”,本想遗忘你的心又再次燃起爱的火焰,终于如愿的和你走到一起。
  
  十八岁,因为我的自卑,我无法承受压力的心,我伤害了爱我的你。
  
  回忆如同电影片段一样,在脑海里一篇一篇闪过…
  
  韩昕宁嘴角绽放出一丝苦笑,随着嘴角幅度的增大,藏在心里的痛终于要爆发了,瞬间眼泪噗嗤噗嗤地掉落下来,一颗一颗,仿佛是断了线的珍珠,就是不肯停歇。
  
  冲着天空,嘶吼一声“我一直一直都好后悔。”
  
  身后传来熟悉亲切的,只属于他的,声音。
  
  “我一直一直在等你的这句话。”
  
  ……
  
  季源,我最爱的季源,谢谢你,肯原谅那个懦弱的我。
  
  这一次,我会紧紧抓住你的手。
  
  世界再一次静止,樱花瓣,漫天飞舞,两人没有多余的言语,没有多余的动作。
  
  两人只是微抬起嘴角的皮肤,相视一笑,那一刻便是最幸福的时光。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