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怀旧 > 青春懵懂 >

有没有那么一个人

时间:2016-05-04 19:34来源: 作者:悠悠我心 点击:
我们的一生中总有那么几个人,不经意突然遇见,就不再分开,仿佛前世注定般。当你在麦地撒欢、学堂嬉闹、歌楼听雨、旷野行旅时,你一个趔趄,他一次伸手,你一曲高歌,他一声赞叹,你们就这样闯入了对方的视野,从此,在彼此的人生里,总是不近不远,互相凝视,互相陪伴。       你们开始执着地扮演着对方人生里的配角:一起逃课,结伴野游,相约散心,陪着相亲,分享情书,还掏心掏肺奉献狗血的智慧,充当伴郎伴娘,被彼此的孩子叫叔叔阿姨......坎坷曲折时他是马车你是驿站,春风锦绣时你是佳肴他是美酒,惆怅彷徨时他是落叶你是地母。其实你们沒有根与干的亲情,没有叶与花的血脉。你们只是被称为闺蜜,战友,同学,伙伴,知己......       弹指流年,行色匆匆,山一更,水一更,当囤积的欢乐与忧伤无处安放时,你们便相约于山亭或江船或小摊,为的是将深深浅浅的秘密,零零散散的思绪掏出来,一起翻翻捡捡。你脱下平日冷硬如岩石的甲胄,他卸下久得与脸几乎融在一起的面具,你吐掉已酵出泡沫的秘密,他丟弃恐惧响尾蛇的戒心;一边小酌,一边哭笑,缠绕自己多时的疲惫禁不住江风雾霭鸟鸣山岚的撩拨而渐行渐远,一杯香茗或几瓶醇酒悄悄地淹没了平日的喧嚣,灵魂就这样静静地静静地小憩。       其实更多的时候,是你怕了孤独寂寞,怕了月光下顾影起舞的自怜,厌了枯燥乏味,厌了敲打锅碗瓢盆的单调,于是一个电话将他从被窝里拉起,前来晾晒你的琐琐碎碎,来听你的絮絮叨叨,哪怕烦得道旁的小野菊也摇头晃脑,不过,就那么一会,你情绪的浊流仿佛倾泻殆尽,只剩下西湖潋滟的波光。       也许你们就在一座城市,同一个乡镇,或同一座小楼,之间隔一条浅浅的江河,或一座矮矮的山,或几条不太蜿蜒的小路,几个路程较短的小站,几步窄窄的楼梯。彼此的距离一定不会远得要提前预定火车票或机票,因为那实在不方便邀约,不方便相聚。当然,远方也有你的想念,甚至让你刻骨的红颜蓝颜,但那只是夜晚梦里的星空,而能让你接收到手掌温度触摸到叹息笑语的人一定在近处,近得仿佛对着空气呼唤一声对方就能听到,似乎你刚挂掉电话,蓦然回首,就见他衣袂飘飘,在灯火阑珊处对你粲然而笑。    你们随时聚首,随地分开,并不十分想念。掉头之后,便各自风雨兼程,阳光明媚时去翻一翻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电闪雷鸣前去修一修门窗以躲避欲来的风雨,各自游走于红尘的古道,沉浸于时光的沧桑,突然有一天,心底有一个惊鸿雁影掠过:好久沒见面了吧;或者一道声音掠过耳畔:我看见你的朋友某某了,他.......于是,你立刻放下所有牵绊,又去赴一场短暂的约会。       你时常想今生相遇真是偶然吗,恐怕是前世发生过一段不寻常的因缘吧。虽不是断桥人妖倾心雷峰塔绝路惩戒的惊天动地;虽不是仙凡禁忌忍顾鹊桥归路的绵长深恨;虽不是绛珠草非入红尘不得消的三生痴怨情结,但你心里坚信你们前世一定不止五百次回眸。你猜想他若是巍巍高山,自己就是匐匍在脚下的流水;若他是一朵野棉,你就是一块近旁的丑石;你还想象他是樵夫,你是琴师;但有时你又想象自己是一只在黑夜奔跑的狼,他是一个永不放弃奔跑的猎手,不然怎么会追赶你千年;你也怀疑自己是洞里的刺猬,他是山里的豪猪,不然今生相遇怎么老是忍不住抬杠揶揄刺一刺对方;你也想,自己若是河岸,他是长在岸边的蒹葭吧,不然今生怎么会总想着依靠......或许因何相遇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沧海的缘分,要不往事如烟,茫茫人海,他们还是找到了你?       今夜,坐在昏黄的时光里,我看到了人世间独有的经典与美丽。清茶淡淡,柔软于怀,恰到好处的默契,细水长流的温馨,就这样一点一点滋润着我的生命。遇见你们,或许比遇见花好月圆天辽地阔水净风清更幸运,比遇见杨柳依依鸟语盈盈白雪皑皑更美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布者资料
悠悠我心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4-29 15:04 最后登录:2016-05-24 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