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怀旧 > 往昔时光 >

初恋的天空一颗流星陨落

时间:2016-04-27 13:43来源: 作者:梦断 点击:
最美的回忆
  
  《一》
  
  世界是那么的大,又是那么的小,有些事情似乎是命中注定,有些事情似乎是妙不可言.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他和她竟然来到了了同一所学校,来到了同一个班级,一切都好像是梦,做的梦也是那样的理所当然.他和她起初并不认识,他是个内向的男孩,而她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孩,羞羞答答的,像古代的淑女.他喜欢去图书馆,在没进入大学的时候,他就喜欢看书,文学,历史,地理……似乎没有他不喜欢的书,他感觉看书就是一种享受,有人说经常看书会变成书呆子.他有点呆呆傻傻,在别人眼里他就是有点呆呆傻傻,在没有课的时候,他经常一个人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做他的书呆子的生活.这个世界好像只有他自己的存在,他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他就是这样孤寂的存在着.
  
  秋日的金风吹拂着金黄的银杏树叶,银杏树叶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金色的光芒,好像是数不清的金片.星期三的下午没课,他像往常一样进入图书馆找几本书看.书馆静悄悄的,只有轻轻的脚步声和借书还书的消磁的声音.他进入书馆,拿起一本书聚精会神的看着,外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哪怕是旁边的读者也不能够影响他丝毫.他拿起的是一本名家散文,他认为散文可以陶冶一个人的情操,让他的心更加平静,他是一个喜欢安静的男孩.突然一声”李若风”,着实吓了他一跳,他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书馆的管理员叫他呢!他愣了半天,看到一个上身穿着白色T恤,下身穿着蓝色牛仔裤,脚穿一双帆布鞋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若风感觉这个人很陌生,他似乎从来就未曾见过她.
  
  他面色涨的通红,支支吾吾地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他一脸诧异.
  
  “我们是同班同学呀!你不会不知道吧?”女孩感到有点不自然.
  
  他尴尬的看着她,匆忙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我还有事,先走了.”一溜烟不见了若风的踪影.他不想去了解别人,他不想让别人打扰到他,也不想去打听别人的生活.
  
  日子似乎过得很平常,也就这样过,没有什么波澜.转眼间到了班级聚餐的时间,可能大学里的公共教室阻隔了同班同学的交流,又或者是一个班的同学之间经常不来往,所以组织了一个班级聚餐活动来联络同班同学之间的感情吧!班级里一共有40位同学,分3个桌子坐,事情也总是那么的巧,他和她坐在一个桌子吃饭,她坐在他的对面,稍微一抬头,他就能看到她.吃饭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她吃饭很慢,一点一点地吃着碗里面的米粒.不经意之间,他夹菜的时候稍一抬头,看见了她,虽然两侧的秀发遮住了她半个脸颊,但是他大约能看到她的面容。她长得很清秀,宛若一棵不谙世事的空谷幽兰,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灵秀的女孩,有种“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恰巧她的目光也集聚到他的身上,他的脸顿时羞得通红,赶忙低下了头,而她也垂下了头。
  
  屋子里的空气有点闷热,她可能受不了那种气氛吧!吃了一会就跑出去了。若风吃完饭也想出去吹吹风,因为他不喜欢这种酒桌场合,在他印象里,酒席总给人一种奢侈、颓废的感受。一些腐败的官员总是吃的天价酒席喝上等的酒,他总是这样想着。最后只留下几个能喝的在里面猜着拳,做着游戏。他看到了在门口站着的她,她在和班里的女同学聊着天,而他宛若孤家寡人独自欣赏着城市的灯光下的夜色。他在沐浴着夜晚的春风,让他想起了郁达夫的一篇的散文《春风沉醉的晚上》,现在虽然不是春天,但是秋高气爽,夜色迷人,又有微风拂面,不亚于春天的夜晚。突然有一个女同学叫住了他,说柳梦雅叫他,说是有话要对他说。他心里纳闷:柳梦雅是谁?她叫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她。由于碍于同学情面,他只好由这个女同学带他去见了柳梦雅。
  
  走到她面前,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原来她就是柳梦雅,上次和我打招呼,叫我名字的那个女孩。他心里想着,冷冷冰冰地说了句:“你找我有什么事?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说吧!”
  
  柳梦雅吞吞吐吐地说:“没,没,没事,她们是说着玩的,开玩笑的。”听完她的话,他也并没有追问,因为他不想过问别人的事情,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
  
  这次聚餐过后,他知道了她的名字,知道她叫柳梦雅。这真是人如其名,柳条具有婀娜多姿,随风摇摆的特点,而她的身姿也正像柳条。不怎么说话,羞羞答答,真是文雅。他心里这样想着。
  
  时间总是太匆匆,让人来不抓住它的尾巴。临近期末考试,班级里要召开最后一次班会,主要谈论一下班级的年终考试以及来到大学时期的一些想法。想要上台发言的要提前准备好稿子,要和班长、老师提前说好,这样发言就可以有序的进行。李若风对这些是向来不感兴趣的,他一向我行我素,喜欢自由,不喜欢表现自己。可能是由于内向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他总认为表现自己就会有点矫揉造作了,不符合他的性格,他耷拉着头,他只想着安静地坐着听别人讲。
  
  突然一阵悦耳的朗读声进入他那什么都难以听下去的双耳。他抬起头,才发现是她站在讲台上朗读。是她,柳文雅。她穿着白色羽绒服,纤细的牛仔裤似乎难以支撑她上半身的重量,好像马上要摔倒一样。他对白色很敏感,在李若风的印象中,白色是纯洁、高贵的象征。一个女孩如果穿白色,她必须是很爱干净的。发言完毕,她慢慢地走下讲台,小步地走到他的左侧,坐了下来。李若风没注意到,原来柳梦雅一直在他左边坐着。
  
  寒假就这样不期而至,不知道是她加了他的QQ还是他加了她的QQ,可能是他加的吧!可能因为有些班里的同学要转专业了,所以他就都加了他们的QQ,虽然在班级里不经常说话,但是李若风还是非常重视同学之间的感情的。寒假期间,李若风经常和柳文雅聊天,他们聊得很多,但是他们并不熟悉,因为他们见面很少,网络毕竟是虚拟的,通过网络难以真正的了解一个人。
  
  开学后的一两个月,他们就很少联系了,可能是因为他转专业了,又不经常见到,也可能是因为他在做兼职,忙碌使他忘记了原来还有柳文雅这个人存在。一天晚上,清风吹拂着校内的樱花,樱花的清香沁人心脾。他和朋友一切做兼职回来,正好经过女生寝室,她又叫了他的名字“李若风”。他依然很木讷,不知道说什么,只是缓缓一笑。
  
  “这个女生是你的同学吗?”李若风的朋友刘鹏问道。
  
  “以前是我们班的,不过现在转走了。”李若风淡淡地回答道。
  
  “我感觉你的这个同学挺有气质的。”刘鹏说。
  
  李若风突然一想,好像也是。从那次柳文雅和李若风打招呼之后,李若风心里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似的。从此,李若风经常找柳文雅网上聊天,但是她好像很保守,她和他聊天时间很短,不到半个小时,大概十几分钟。有一次聊天,李若风问:“那天晚上你干嘛去呀?大晚上,独自一个人出去,不害怕吗?”她回答他说:“那天晚上心情不好,于是就出去散散心,室友都不在,所以至于我一个人出去了。”他顿时感觉她挺孤单的,又感觉到她很可怜,他发语音,半开玩笑地说:“如果下次心情不好,室友又不在,你可以找我的,我陪你散心。”说过这些话后,他的脸火辣辣的,像炉火烤炙般发红发烫。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些话的,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说出这样的话语。她连声回答:“恩恩,谢谢你。”
  
  李若风喜欢跑步,而且喜欢一个人戴上耳机跑步,他经常到操场跑步,跑过后就会躺在草坪上休息一会,他感觉这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柳文雅也喜欢跑步,他们经常在操场上遇到,但每次都是柳文雅先看到李若风,然后喊着李若风的名字,然后李若风才知道是柳文雅。跑步的时候他们也是各自跑各自的,碰见了就打声招呼,然后就过去了。
  
  学校组织了要举办一个大合唱活动,在聊天中李若风得知柳文雅参加了大合唱,每天晚上都要排练。为了能见到她,李若风也临时决定参加大合唱。他们虽然不在一个专业上课,但是大合唱排练都在同一个地方,所以他能够见到她。在一个月的排练中,李若风经常趁着柳文雅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她两眼,他们很少面对面说过话,可以说是没有。一个月的排练就这样结束了,终于等到了比赛这天。比赛的时候无论男女生都化了妆,因为这毕竟是校级的比赛,各个学院,各个班级都参加了这个活动,规模宏大。
  
  她向他抱怨道:“别人化妆都是那么的好看,为什么我化妆那么难看呀?”
  
  他调侃道:“那是因为你人长得难看。”其实他心里想说:没化妆的你才最真实,化了妆的你也挺灵动的。他哈哈大笑。
  
  大合唱结束之后,李若风告诉柳梦雅让她等他一会儿,等下他送她回寝室。柳梦雅不屑的说:“干嘛要你送?我知道回到寝室的路。”
  
  李若风没办法,就说:“我给你带了吃的东西,等我一会。”
  
  听说有吃的东西,柳梦雅犹豫了一会儿,说:“好吧,那就等你一会儿。”
  
  听到柳梦雅答应了自己,李若风就飞快地一步并做两步跑到他所在的寝室五楼拿一些水果给柳梦雅,然后又一路飞奔到柳梦雅面前,累得气喘吁吁。
  
  柳梦雅一脸茫然,问道:“你跑那么快干嘛?不感觉到累吗?”
  
  李若风回答道:“怕你等不到我,提前走了。”
  
  柳梦雅没有说什么,由着李若风送她回寝室,一路上柳梦雅走得很快,李若风似乎有点跟不上她的步伐。李若风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你就不能走慢一点呀?走那么快!”李若风似乎有点生气。
  
  柳梦雅底气十足地说:“我平常走路就这个样子,走得很快,我不想在路上浪费太多不该浪费的时间。”
  
  李若风没有办法,只得加快自己的步伐,其实他让她走慢一点,只不过是想和她多说一会儿话罢了。平时李若风走路也很快,正如他的名字---若风。就这样,李若风把柳梦雅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看着柳梦雅上了楼,李若风还在那伫立着,久久才离开。
  
  《二》
  
  那一天,外面下着大雨,李若风被困在了图书馆,不知道雨什么时候能停下来。这时,柳梦雅发来QQ消息,她问他在哪,在干什么。李若风如实地回答了她,她平静地说:“我可以送雨伞给你的,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就送雨伞给你。”
  
  李若风在图书馆门口耐心的等待着。只见柳梦雅撑着一把蓝色水晶雨伞朝着李若风走来,外面的狂风无情地拍打着柳梦雅那瘦弱的身体,枣粒般的雨滴涮涮地打在雨伞上。雨中的柳梦雅显得有点吃力,身子不由地倾斜。李若风看到这一切,突然感觉雨中的柳梦雅宛若徐志摩笔下的丁香姑娘,他被她吸引住了。当柳梦雅走到李若风面前时,李若风呆呆地看着柳梦雅,似乎忘记了一切。
  
  柳梦雅往李若风肩膀上猛地拍了一下,“发什么呆呀,赶快走,身上都淋湿了。”柳梦雅说道。李若风这才缓过神来,拿着柳梦雅交给他的雨伞,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寝室,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发呆。
  
  雨依旧在下,风渐渐停了,霓虹灯闪亮着,夜景很美,却无人欣赏。
  
  晚上,李若风发信息给她:“你吃饭没?”
  
  “没有,没心情,不想吃,吃了好多水果。苦、累、烦。”她回信息道。
  
  若风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然后陪你聊聊天,散散步,你心情应该就会好了。”
  
  她一开始很高兴,而后沮丧地说:“不去了,走不动了,下着雨能去哪?”
  
  他半开玩笑地说:“和我一起你就能走动了.”她可能有点羞涩吧,或者是有点害怕吧,始终不愿意去。最后李若风没办法,就故作神秘地说:“如果你今天不去,今后可就没机会了,我在你寝室楼下等你。”最后她只是不说话,但是还是默默地答应了。
  
  李若风在女生寝室门口一直苦苦的等待着柳梦雅的出现,他给她打电话,显示正在通话中,他连续给她打了十几个电话,最后终于等到了她。柳梦雅不愿意和李若风一起去吃饭,李若风无可奈何,最后只得要求让柳梦雅陪他在操场上散步。雨水从雨伞上流淌下来,打湿了他的衣襟,浸透了柳梦雅的鞋子。他们走着说着,李若风忍不住内心强烈的感情,激动地说:“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李若风也不知道他怎么有那么大的胆子向一个女生告白。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远处的灯光照在塑胶跑道上,塑胶跑道上的流水潺潺地流进下水道里。李若风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回答,内心充满了期待。
  
  柳梦雅笑着说:“那当然了.”
  
  男孩都想要一个答案,李若风心急如焚,问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柳梦雅回答说:“你让我怎么回答你呢!雨下大了,衣服都湿透了,赶紧回去吧!”说完,她急促地连走带跑,好像是在摆脱什么。她慌慌张张地跑回去,也不管李若风是不是跟在她身后。恰巧碰到一个大水坑,她一跳就过去了,也不顾自己的形象了。直到她消失在雨影中,李若风才缓缓地转身离去。
  
  回到寝室的李若风彻夜难眠,他一直想: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答应还是拒绝呢?要说拒绝,她没有明确地拒绝,而且笑得很开心,要说答应,她也没有明确表示,只是找借口逃避。李若风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直到黎明的到来。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李若风焦急地等待着,终于有一天李若风按耐不住了,再次问了柳梦雅:“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呀?答应还是不答应呀?”柳梦雅低声回答说:“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李若风情绪显得有些异常,一向沉着冷静的他竟然会失去了往日的平静。“为什么呀?”李若风追问道。“没有为什么,反正我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别问了,再这样下去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柳梦雅坚决地回答道。李若风陷入了一种绝望的窘境中,他也没有再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该多说什么,他其实已经知道就目前的情况,他们已经很难像以前那样无话不谈,愉快地聊天了。也就是说他们已经很难回到从前,朋友之间的关系很难维持下去了。
  
  虽然柳梦雅的态度很坚决,但是李若风并没有轻言放弃。那是夏日的一个晚上,清风吹着,让人感觉醉醺醺的。校园里的香樟树随风摇曳,尽力的释放它们的妩媚的身姿。李若风来到柳梦雅每天自习回去必须经过的一条小路上,校园里的路灯难以洒向这一片漆黑的地域,两旁的竹林黑压压的,像是要把路上的行人吞噬了一样。李若风在这条小路上静静地等待着柳梦雅的到来,一对对情侣从这条幽静的小道走过,不时地说着悄悄话。看着一个一个人从他身边走过,看了一眼,不是她,再看一眼,还不是她······突然,一个纤细的身影从他身旁掠过,他立马叫出了她的名字“柳梦雅”,柳梦雅听到了有人叫她的名字,知道是他的声音,柳梦雅于是加快了步伐,全然当做什么也没有听到。李若风紧追了过去,想凑上前和柳梦雅说上几句话,没想到柳梦雅不断地改变自己的行走方向,一会儿向右走,一会儿又向左走。
  
  李若风有点急了,生气的说:“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我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可以改。”
  
  柳梦雅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不顾李若风的哀求,只是一味地加快自己的步伐。李若风紧追不舍,柳梦雅有点不耐烦了,生气的说:“不要让我越来越讨厌你,我都说过了,你为什么还要纠缠我呢?”李若风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阴沉,注视着柳梦雅远去的方向发呆,知道自习室和图书馆的灯光隐逸了,李若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寝室。他知道柳梦雅开始厌烦他了,知道柳梦雅已经不想再见到他。但是他不甘心,他不想就这样错过这个女孩,新一轮的追逐又开始了。李若风写了一封长长的书信,让柳梦雅的朋友代为转交。书信的内容大概表达出他想照顾柳梦雅,他理解柳梦雅,但是他不想错过她。他从来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女孩,他把那天在操场上的情景以文字的方式送给她,他衷心祝愿柳梦雅能够找到她的幸福,哪怕那个人不是李若风。柳梦雅看过李若风写的信,淡淡地在网络聊天中回了他一句:“还是做朋友吧,做朋友会更好。”李若风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可能她真的不喜欢吧!既然不喜欢有何必强求别人,李若风心里想着。针对柳梦雅要和自己做朋友,李若风回了一个“嗯”就再也没说什么了。李若风心里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做朋友是很难的,李若风心中充满了后悔,他又少了一个朋友,又缺少了一个知己。只怪当时自己的一时冲动,给两个人造成难以弥补的伤痛。
  
  幽深的黑夜里似乎充斥着不祥的东西,天黑压压的,似乎没有了一点光明,晚上下着雨,李若风醉得一塌糊涂,一身酒味,吐得满身都是。他的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天宇在一旁陪着他,给他倒酒,天宇知道若风的苦,他懂若风,他知道不让若风喝醉一回若风是难以放下的。若风一直喝到深夜,天宇也一直陪伴他到深夜。雨滴啪啪地打在了水泥地上,泛起朵朵白花,落在了若风的心里。很多饭店早已关门了,只剩下两个人的身影在灯光下。好像喝醉之后,一切又都从头再来,往事如烟,就让它随风飘散,内心被大雨冲刷得一尘不染。
  
  《三》
  
  表面上说继续做朋友,实际上若风还是打不开自己的心结,毕竟若风不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从那以后,若枫就再也没有给柳梦雅发过信息,再也没有关注过柳梦雅的生活状态。
  
  暑假到来,李若风不想整个暑假都在家闲着,什么也不做,于是李若风就来到广东打工。做的是包装工,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从早晨七点到晚上七点。李若风一直喜欢看书,打工的时候还不忘记带几本长篇小说,其中包括《简爱》《呼啸山庄》等爱情小说。每天要读书,每天要工作,学习和工作上的忙碌似乎使李若风不再那么想柳梦雅,对柳梦雅的记忆似乎暗淡了许多。突然有一天,柳梦雅给李若风留言了:天气炎热,注意防暑降温,我一直拿你当好朋友。李若风看到柳梦雅的留言,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胸是那么的狭窄,一个女孩都已经放下了以前的伤痛,自己为什么还放不下呢!她平安快乐不就是最好的吗?李若风想:以一个朋友的身份照顾她不是也挺好的吗?为什么非要在一起,弄的彼此都十分尴尬呢!于是,李若风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给柳梦雅。并附上文字:你也是,好好照顾自己。李若风的暑假生活是忙碌的,忙碌也是他懂得了许多事情,一个暑假让李若风成长了许多。他知道离线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感情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精神享受。他明确了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知道自己不该干什么。
  
  暑假渐渐地褪去了颜色,校园里的梧桐树叶被秋风吹得焦黄。大二已经开学了两个月,但是李若风和柳梦雅还没有见上一面。李若风不再那么想她了,可能是因为李若风暑假看的两篇长篇小说使他懂得了爱情的真正的含义吧!“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她,只要她一生幸福快乐不就是自己最大的慰藉吗?是自己主动伤害她的,已经伤害她几次了,又何必一伤再伤?”他在心里总是这样想着。将近四个月的反思,李若风似乎对感情的事看开了,“她既然不想失去我这个朋友,又何必再让她伤心呢!何不尊重她的意见?就像一首歌里的歌词说的那样,以朋友的名义慢慢地靠近她,以朋友的名义去关心、照顾她不也挺好的?这样就不会有分手后的无奈与伤感。”李若风整个人沉思着。
  
  阳光正好,秋风飒爽,早晨的空气总是那么清新。图书馆旁边的香樟树结满了香樟种子,黑黑的,像黑色珍珠镶嵌在香樟树叶上。李若风像往常一样周日清晨都会去图书馆看书、学习,在李若风眼中,书本能够给他带来其它物品给不了的精神满足。李若风翻开一本《百年孤独》,看着书本里的人物一个一个的死去,书本里的人物都有自己的孤独。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和书本里的人物有点相似,于是他越来越喜欢读这本书。读到正精彩处,QQ的特别关心消息震动了。
  
  “我刚才看到你和一个女孩走在一起。”柳梦雅说道。
  
  “在哪,我怎么不知道?我一直在图书馆三楼看书呢,就我一个人。”李若风淡淡地回答。
  
  “那我看错了。”柳梦雅说。
  
  “你整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啥?是猪脑子吗?”李若风诧异地问。
  
  “你才是猪脑子,哼哼!”柳梦雅装作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
  
  ······
  
  两个人不知不觉又聊了很多话,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你下来吧!我在二楼,有话对你说。”柳梦雅发信息说道。
  
  “什么事呀?在虚拟空间里不可以说吗?为什么非要下来?”李若风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不行,你下来,我在二楼等你。”柳梦雅坚定地说。
  
  李若风只好下到二楼,一下楼梯,只见一个穿着红色风衣、披散着秀发的女孩在楼梯口傻傻地等着,杨柳般的身姿又勾起了李若风对她的情思。李若风故作淡定,走到她面前,不耐烦地说:“什么事呀?非要我下来?”
  
  “给你。”柳梦雅从身后缓缓地拿出几颗棉花糖,轻声地对他说。
  
  李若风感到突然,浑身不自在,笑着说:“棉花糖是给小女生吃的,我一个大男生,我吃那干什么?”
  
  “拿着吧,我刚才买的。”柳梦雅面带笑容地说。
  
  李若风不好意思拒绝,也不想再伤她的心,。伸手接过了棉花糖,放在了空中,连声说:“挺好吃的,谢谢你。”
  
  “好吃?我怎么不感觉不好吃呢?”柳梦雅惊奇地说。
  
  “那是你没有品味,我要上去看书了,先走了。”李若风故作讽刺地说。然后快步跑到了三楼,继续看着他的《百年孤独》。
  
  李若风似乎很忙,他每天似乎有看不完的书,似乎有做不完的题目。不是在自习室就是在图书馆,寝室里很少能见到李若风的身影。外面北风呼啸,夜晚的气温似乎更低,冬天总是这样让人难以忍受它的寒冷。星期三的一个晚上,自习室里的日光灯似乎比往常更加明亮。李若风在日光灯下做着英语试卷,因为六级考试即将来临,李若风想考一个好成绩。“想你爱你留不住你,亲爱的你,我已用尽我的力气去爱去接受你......”手机铃声响了。
  
  “我迷路了,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急死了!”电话那边传来柳梦雅的哭哭啼啼声。
  
  “在哪?我去接你。”李若风一阵着急地说。
  
  “我也不知道,我把百度地图上的所在位置发给你,急死我了。”
  
  看了她发的地图,李若风骑车一溜烟儿就不见了。李若风找到她大概二十分钟,她蹲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双手冻得通红,不住地跺着脚。
  
  “你怎么那么傻?干嘛一个人出来?室友呢?”李若风生气地说。
  
  “她们今天都有事,我就自己出来办事了。”柳梦雅委屈的说。
  
  柳梦雅是个内向的女孩,平常不怎么说话,和班里的男生基本上没说过话,男生中也就是和李若风聊得来。所以一有事情她就会告诉李若风,不开心的时候找李若风诉说内心的烦闷,高兴的时候也会和李若风分享那些开心事。
  
  “走吧!看你冻得,下次看你还敢不敢一个人夜晚出来。”李若风一脸生气的样子说道。他把外套披在了柳梦雅身上,转身骑车载她。
  
  “你不冷吗?你不怕冻呀?”。柳梦雅一脸惊异地问。
  
  “我皮厚,我一个大男生怕什么冷,赶紧坐好,我们回去。”李若风冷冷地说。
  
  不知道是因为在寒冷的夜晚冻得僵硬了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柳梦雅也就没说什么,缓缓地坐上车子。一路上两个人什么也没说,就这样,李若风把她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柳梦雅把李若风的外套还给了他,说了声谢谢就跑上楼去。看着柳梦雅渐行渐远的身影,李若风感觉这种情景似乎在哪见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夜晚很美,美到了李若风的心里,冬天的寒冷却早已融化在两个人的心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