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情感天地 >

女儿红,女儿白

时间:2016-05-20 08:35来源: 作者: 点击:
女儿是水做的,这好象是贾宝玉说的罢。水清纯,晶莹,柔顺,无色透明,能一眼看穿,没有心机,没有底细。这水,能浇花,浇出鲜艳的红花;这水,还能化雪,化出晶莹纯洁的白雪。而水做的女儿呢,似乎也有红花和白雪的两种颜色吧?是红的,又是白的。红花娇艳,那就是女儿的容颜,白雪无暇,却是女儿的本色了。 上个世纪,有个曼妙多情、倾国倾城的女子,叫作张爱玲的,她在一篇文章里咏叹,失去的女儿永远是世上最美丽、最令人心悸的风景了,那是情人心头的永远的朱砂记,那是午夜梦回的床前明月光。鲜红的朱砂记,洁白的明月光,那不正是女儿的颜色吗?
女儿的颜色是红的,也是白的。红是红梅的红,白是白雪的白。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墨客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寒风萧萧的冬日,白雪纷飞,红梅怒放,梅君子与雪佳人在竞争着春色,悄悄萌动着春的消息。不要人夸颜色好,红红白白自风流。红与白,见证着女儿的幸运与不幸,张爱玲自己一生的沉沉浮浮,不正是红红与白白的写照吗?
这确是女儿的颜色。记得那个以一首《卜算子》而名满天下的歌妓严蕊,还写过一首吟咏红白桃花的《如梦令》罢,桃花在词中风情万种: “道是梨花不是,道是杏花不是。白白与红红,别是东风情味。曾记,曾记,人在武陵微醉。” 词咏红白桃花,却映射出女儿命运,绝色女儿严蕊,心比天高,身为下贱,集绝代红颜与白玉心灵于一身,女儿心事,女儿命运,都寓于那首白白与红红的千古绝唱的桃花词中了。
“不是爱风尘,是被前缘误。花开花落终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严蕊一咏三叹,回肠荡气,想那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点缀了天上人间,可是,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红与白,女儿的颜色。红与白,蕴藉了女儿的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向东风。红颜未老思先断,斜依薰茏坐到明。西施、王昭君、貂婵、杨贵妃,哪一个不是因绝色红颜而惹祸?可叹红颜倾国,终落得遗憾千古啊。所幸青史有情,女儿洁白的心灵,在历史的迷雾中闪烁着光华。
还是那个严蕊,身为红颜歌妓,心地洁白无瑕,红颜给她带来灾祸,可她洁白的心灵终于为她赢得了美满的爱情,赢得了终身的幸福,有道是祸福相依啊。卓文君、管夫人、李清照们也是这样。据说卓文君当年冲破重重阻力与司马相如私奔后,曾当垆买酒助相如读书,后相如功成名就,竟生异心,文君作诗奉劝,诗云: “皑若山上雪,皎若云中月。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心地洁白如斯,人品的高洁,终于唤取了浪子回头,感动了浪子心情,传为文坛一段佳话。
女儿红,女儿白,这是人间最美丽的两种颜色,这是人间最动人的两道风景。一曲女儿红,千古唱到今;谁知女儿心,洁白不染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