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 榏涵学习天地进行交流学习,榏涵因你而精彩!

榏涵学习天地

榏涵学习天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 > 伤感日志 >

陌上花开(念起)

时间:2016-05-20 09:26来源: 作者: 点击:
五月是一场繁花似锦的前奏,满园红花开漫天,独去独归独自由。也许这是五月的前奏。习惯没事便喜欢独处,找一处“依山伴水”的净地,畅游书海,嫣然自乐。
四楼→ →是我驻足最多的地方,那里有我想看的书,有我想了解的人,我想洞察的人世,我所想喜欢的地方。(虽然现在格局已经变了,心中的位置不变)按理星期天会待在图书馆的时间会长一点,但在这里却是个例外,这所图书楼是对外的,一到星期天,很多人,不是不喜欢,只是多了一丝喧闹。进入图书楼,最开心莫过于看到新奇又欣喜的书了。
五月的某个星期天,和往常一样,虽然淘到是看过的,不过是有修订的,封面的设计,还是吸引着我,走到借书处,让它暂居我那里,很是新奇,往常没什么表情的借书阿姨对我笑笑又看了看书名《人生若只如初见》说:“你很喜欢她的书呀,六月份她会来到我们学校。。具体的,你去看一下门口的牌子吧!”我满是激动,未想过这小城市小学校,书中的人会来到这里,一脸的不可思议,忙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古典的女子,巧笑嫣然,署名——安意如,我才认为这是真的,虽然那只是一副画,但我想她一定像那画中女子一样美丽!期待着六月某一天注定。
六月初,我好怕自己会错过,无事一直在图书楼下徘徊,深怕自己由于一时疏忽错过这一次亲近的接触。就在有一天,同学告诉我,下午有一个报告,是讲诗词的,我才如梦般初醒过来,我知道她来了,仿佛就是为我而来的。
我还清醒的记得,那天下午,我早早进入那个报告厅,不太大不太小,报告厅的外面摆着新装订版的书,色泽和我在图书楼的有些不同,我在想这个屋子里面有几人真正看过她的书。
很幸运,坐在离门口不太远,离舞台不太远的地方,我们都静静地等待着她——“下凡”当所有的目光投射到门外的驶来的车子时,我知道她如约而至了,可她下车的瞬间我没有看到,一时静极了,我呆了,我不记得什么障碍物进入我的眼睛,眼睛生疼,是那。。拐杖。。。。这是我所没有想到的,但她依然镇定自若,独自走向了舞台,至于她说些什么,我不记得,我只记得她说:“我行动不便,但我想在注视下依然走得坦然”。只一句话,我就撑不住了,我不是眼泪说来就来的人,却抵不住别人故作的坚强。 安姐姐说话没有生疏感,虽然她的文字婉约,清禅,但心性开朗,说起话来,就像邻家大姐姐般生动激昂。
会前,一个在文学社的朋友,问我,看过她的书嘛,我说看过,之后他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问题,让我选一个,以便等会提问,看了那所有问题,我拒绝了,不是问题的问题,我只能这么说,我问了他,他也未曾看过,不作亵渎者,我只是看着。提问题的学生好似都未曾看过,问题就出来了,也许是避免尴尬,但安姐姐依然耐心给她们解释着,就算她们不懂,总会因为自己的解释,她(他)们会有所兴趣。
会后,我就离开了,我在想她所说的,痴迷于诗词歌赋,不受世俗所饶。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作为80后的人,被70后,60后,说来说去,还不如做自己心想之事。
不知何时起,什么后就出现了,人们喜欢鞭打,好似自己多伟大,看得如此深厚,那个年代没有不堪的人,不堪的事,为何非要把一代人打倒底部,爬起来,你就赢了,爬不起来,你就输了。一句话,做好你自己,不受世俗的眼光!
《日月》 她用四年的时间铸成,我用四个时辰,就看完了它,留下的只有自己慢慢咀嚼。猛然想到又是一个六月,就在昨晚《陌上花开》就在脑子打转。我想这会是一种挈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